龙虾酱lobster

这是存作品的仓库,微博同名id

Solitueon:

原谅我中英文夹杂影响阅读。我其实是最讨厌中英文夹杂的,除非极度必要不然不会这么写。但现在螃蟹遍地,这么做就是极度必要。所有我担心可能被censor的词我都会用英文代替,包括这个词本身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关于最近同人社被查的新闻和耽美作者被抓的事情,我要说的重点不是这个事情有多么恶劣,而是有些人的反应令人齿冷。

说实话赢利性质的同人本这个东西,在其它国家也是不可以的,因为使用他人作品中的要素来盈利本身就侵犯了著作权。私自印印刷品盈利而没有上税的违反税法。很多国家可以自行出版图书,但是需要报税,一旦被查出偷税漏税也有麻烦。

然而在这个事件里面,被抓的人可能面临的刑罚,偏偏就没有侵犯版权和偷税漏税。而是因为illegal publishing和obscenity and pornography。偏偏这件事还是因为作者揭发抄袭遭到报复,抄袭者逍遥法外,两者对比起来简直滑天下之大稽。

若论滑稽,为恶者自然脸皮厚过城墙拐弯,若从滑稽中取利,娱乐天下又何妨。只是某些受害者的反应,滑稽之外便显得有些可悲了。

谈到这件事不免会涉及到呼吁freedom of publishing. 然而我不止看到一个也算是会发一些支持平等和human right内容的人,在这里表示不能开放freedom of publishing,理由很简单,如果可以随便出版,那么某些内容恶劣道德败坏封建残余的东西也印成了书怎么办?然后在totalitarian control的现实基础上谈论“应该取消对同性内容的歧视和禁止”“要设置分级制度”——“同性恋并没有社会危害为什么要禁止?成年人为何不能消费pornography?”

有道理吗?当然有,简直言辞恳切字字珠玑。然而说得再好,也毫无用处。在totalitarian的背景之下,这种掏心掏肺的呼吁简直是一种黑色幽默。比起那些觉得自己有良民证就安全得很的人,这些人是一群求一张废纸一般的良民证而不得的可怜虫。

覆巢之下岂有完卵?铁拳之下,人人皆为蝼蚁。这么简单的道理居然有人不懂,不知道他们是真的糊涂,还是把头插进沙子里面一意孤行地岁月静好。

“你可以并且需要censor,但是我们的内容是无害的所以请你们高抬贵手”本身就是一种奴才思维,尤其是他们认为“无害”的内容涉及到freedom 和equality的时候显得尤为荒诞,连马克吐温都写不出这样精致的讽刺。

那首诗怎么说来着,“ 起初他们迫害……但我没有说话,因为我不是……”

今天他们censor同人社,你并没有保持沉默——你理所当然地说话了,你说,你们不能这样对待同人作者,我们是同人作者,我们认为同人无罪;但是你们可以censor其他内容,比如三观不正的书籍。

不知道马丁·尼莫拉看到对他的诗这样的改写,会是什么表情。

说到底有些人是恐惧freedom的,它带来的是责任,是理念的无尽冲撞,是失去安全区,把自己暴露在目不暇接的多元化环境里。“如果失去了censorship,的确我不会惹麻烦了,但是我所反对的人我也没法举报了啊。”掂量一下铁拳的重量和未知的恐惧,大概更多人还是会选择讨一个良民证,企望天恩赐给自己一点平静,同时又要让自己能够利用这样的power来对付自己看不惯的人。

这种想法本就够龌龊,典型的狐假虎威仗势欺人的奴才嘴脸;然而这些人却是求做奴隶而不得者。

先不必说所有你用于攻击别人的武器,最后都可能掉转过来瞄准你的心脏,摆在眼前的事实明明是,censorship的武器从来没有哪怕一秒指向过你们所恐惧freedom可能带来的敌人——女德宣传,杨叫兽,私塾读经,同性恋污名化,这些东西可以说是三观不正封建残余了,但是你们何曾看到过他们的气焰被打压?我敢说,如果他们真的有一天要印发点什么东西,censorship绝对不会给他们带来一点麻烦。

当性别分化和刻板影响已经被堂而皇之地写入小学性别教育教材,妇联公开宣传女性要回家,女性作为生育机器的内容在春晚上播出,还有一些支持女权的女性担心freedom of publishing会造成厌女内容公开出版的不良结果。

给我一个freedom of publishing 可能造成的不良后果,让我看看这些你们所指的敌人是不是活得逍遥自在,让我看看到底是谁束手无策。

是的,你们是censorship的唯一受害者,而你们仍旧恐惧freedom,或者面对残酷的现状无力脱身,只好自我安慰说它至少在某种程度上保护了你们。

不,很不幸,它没有。虎狼当道,而你却被困在牢笼里。它们可以进来吃掉你,你却出不去。这时候你还幻想笼子是保护你远离虎狼的救星,却不知道笼子的主人,其实本就是在豢养你们,来饲喂那些凶猛的野兽。

要我说,担心freedom of publishing会有什么不良后果的人都是多余操心,因为这东西根本不会有。笼子的主人活着一天,有些家畜就只能替他们呐喊笼子外面的世界残酷笼子不能没有,再求主人发发慈悲,先别把自己送入虎口——“您看,那里还有更不听话的家畜呢。”

评论(1)

热度(425)

  1. 超A的阿打打龙虾酱lobster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凉音Solitueon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降落龙虾酱lobster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喻离川☆Solitueon 转载了此文字